中东电竞“追梦人”:家长反对社会限制他们只

  气候炎热的中东地区,在人们的印象中也曾是一片电竞的“荒漠”。和中国相比,这里没有这么多职业战队,没有这么多观众云集的线下比赛,电竞发展还停留在相对较低的水平。

  而他们却有着和中国电竞相似的困扰:家长的反对,社会观念的限制。在他们眼中,今天中国电竞的环境,已是梦想的标杆。

  2018ZOWIE GEAR“极限之地”亚洲公开赛中东赛区比赛(《CS:GO》)日前在阿联酋迪拜举行,在这里夺得冠军的队伍,将获得到上海参加亚洲总决赛的资格。

  最终,阿联酋当地的NASR战队脱颖而出,但当这些队员谈及自己的电竞之路,却让中国的电竞爱好者颇有几分熟悉。

  “一开始我就是很沉迷游戏,还在念书的时候就一直打游戏,甚至一天打10个到12个小时,也因此影响了学业。”队员卢弗·帕拉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。

  他个子不高,在游戏中却一向勇猛,但虚拟世界中的成就,并没有得到他家人的理解。

  因为游戏,他有时直接逃课,家长也因此对他下达了禁令:不光不准他碰游戏,甚至连电脑都不能碰。

  职业电竞选手,在阿联酋乃至整个中东地区,都很难算得上社会普遍观念中的“正当职业”。但即便如此,帕拉斯还是往这条路上一去不回头。

  他加入了NASR战队——这是中东地区少有的比较规范的职业电竞战队,然后便是用刻苦的训练来证明自己。在这里,平均每天的训练时间就能达到8个小时,大赛之前甚至会练得更久。

  渐渐地,他开始和队友一起参加比赛,获得冠军和奖金,一直到这里,他才从某种程度上“说服”了自己的家庭。

  “他们看到我能够通过游戏挣钱,并且也有了全职的工作,才慢慢开始允许和支持我成为游戏选手。”帕拉斯坦言。

  但在他这个成功的个例之外,有着电竞梦却不得不放弃梦想的中东少年,还有很多。

  电子竞技的世界一向残酷,顶尖选手之下是大量的“被淘汰”选手,中东地区也不例外。而在这里,给年轻人追梦的机会还要少许多。

  NASR战队拥有统一的训练场所,有专门的后勤团队,有各个游戏项目的分队,甚至还有专门去各处寻找潜力新人的“星探”。这是如今国内不少电竞俱乐部都有的配置。

  但在中东,这样的俱乐部凤毛麟角。NASR创始人卢西亚诺·拉哈尔表示,在包括阿联酋在内的中东地区,达到这样规格的职业电竞俱乐部只有两家,而从业余选手到职业选手的淘汰率则有七八成甚至更高。

  事实上,在这次中东赛区比赛上,参加比赛的战队就大多数都是业余或者半专业战队。其中不少选手,在电竞之外都还要靠自己的本职工作来维持生活。

  拉哈尔坦言,“这次最后进决赛的两支队伍——NASR和FATE战队,都是相对比较正规的专业战队,这说明了专业的组织有多么重要。”

  但组织专业战队不容易,就以FATE战队为例,这支战队刚刚成立不到半年,就已经遇到了资金可能出现问题的窘境。

  由于中东地区的专业战队稀少,像NASR这样的职业战队也很难在当地寻找到高水平的训练对手,为此,队员们常常在线上和水平更高的欧洲选手训练——即便有时要顶着不小的网络延迟。

  “我们也需要更强的对手,自己才能变得更强,所以我很乐意帮助其它的战队和选手,给他们建议,或者去联系赞助商。”

  虽然拉哈尔所创立的NASR已是中东顶尖,但他的目光比眼前的成绩更加长远。

  去年,NASR战队也取得了“极限之地”的中东赛区冠军,获得了前往上海参加总决赛的门票,今年他们将连续第二次出征上海。

  上一次他们的成绩一般。不过用拉哈尔的话来说,能够在这样的国际舞台上和许多知名战队碰面,“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种胜利”。

  据此前企鹅智酷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》,2017年,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已达2.5亿,市场规模突破50亿,并首次出现了观赛人次突破100亿的赛事。

  但相比之下,中东地区的电竞产业可以说还处于起步阶段。电竞赛事大多是在当地网咖,无法容纳太多现场观众,观众云集的线下大赛在这里还很难看到。

  一位当地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在迪拜开网咖也是有一定风险的生意。由于当地生活条件不错,家家都有电脑,很少有去网咖的习惯,因此组织小型比赛等电竞活动,成为了网咖吸引年轻人的一个方法——但这也意味着更大的资金投入。

  本次前来迪拜参赛的一位巴基斯坦战队选手对澎湃新闻记者坦言,他们对中国的电竞环境有所耳闻,但那样的氛围,在自己生活的地方还无法达到。

  “我们知道《CS:GO》在中国有很多比赛,而且都是高水平的比赛,说实话,我们也很想去参加那些比赛。”

  “但是很可惜几乎没有主办方邀请我们参赛,希望你们可以让更多比赛愿意邀请我们参加。”

  正如拉哈尔所言,“阿拉伯地区不是没有出色的选手,但我们缺少让这些选手闪光的平台。比如在欧洲,当新星出现就会有俱乐部签约,但这里的机会很少。”

  在电竞产业在全球范围内逐步扩大的今天,虽然在基础上还有许多欠缺,中东电竞人也想跟上这个脚步。

  本次“极限之地”比赛的赞助商,明基BenQ亚太总经理梁啟宏认为,中东地区发展电竞也有自己的优势:当地由于气候酷热,开展户外运动有一定的困难,电子竞技是满足当地人竞技和社交需求的一个合适方式。

  而明基中东地区总经理马尼什·巴克什则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,近几年来,他们也观察到了电竞在这里兴起的迹象。

  “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购买专业的电竞设备,这从侧面说明了电竞的发展。”

  包括阿联酋、沙特等地政府都在近年成立了官方的电竞协会,并给予一定的财政预算,社会上也出现了民间电竞组织,这对于中东电竞的发展无疑将起到助益。

  不过,电竞产业的发展成熟,尤其是在社会上取得认可,需要的是一个或许会相当漫长的过程。

  在目前中国国内,许多电竞选手在退役之后都继续留在电竞圈,或是做主播、解说,或是利用自己的名气创业。知名例子就有《魔兽争霸3》的世界冠军选手李晓峰,退役之后他创建了自己的公司,投身商海。

  而在中东,类似的路径还比较困难。NASR选手阿尔穆赫里就表示,自己如果退役后没有成为电竞教练,可能会重拾自己的法律学位,继续深造成为一名律师。

上一篇:工信部发布第八批节能汽车补充目录 新增163款车
下一篇:2019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将于6月20日落地海南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