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礼赞_李洪彦

  8月22日晨5时35分,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人民医院ICU病房外的走廊里,王晓云伏在丈夫李洪彦的床边泣不成声。她知道,这是最后一次见到有生命体征的丈夫。

  半小时后,按照王晓云以及全家的意愿,已处于脑死亡状态的李洪彦将被撤除生命支持设备。之后,他将在离家3500多公里的高原接受器官获取手术,成为西藏首位器官捐献者。

  身体不好的王晓云一直没有工作,更从未来过这里。当她15日凌晨第一次踏上高原的土地时,距李洪彦突发脑出血已近30个小时。病床上,5个月前才与自己挥别的丈夫已深度昏迷,只能靠器械维持生命体征。据工友讲,李洪彦发病时一侧身体已僵硬,另一侧的手臂在敲床求救。

  悲痛过后,王晓云把女儿李嘉欣叫来,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:“如果你爸再也醒不来,把他的器官捐了吧。”

  “捐器官?”与李家相识十多年的工友葛长明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,“那是电视上才看过的事。”

  手术专家团队成员姚自勤拿到王晓云母女签署的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》时也有些吃惊。他是中科大附属第一医院(安徽省立医院)器官获取组织(OPO)主任,此前经手的几十例器官捐献中,很多家属都是在动员后才同意捐献的;而心脏等重要脏器,大多数人出于传统观念都会为捐献者保留。

  但王晓云母女二人却在心、肺、肝、肾、胰腺、小肠、眼球等选项上都划了勾——能救人的,全捐了。

  “我没多的想法,就想用他的器官帮更多的人。”22日清晨6时,王晓云在手术室外向里望着,“他是个好人,会同意我的。”

  “他帮过的人太多了。”葛长明说,“这么多年来,遇到工友生活有困难,只要老李兜里有钱,一定掏出来给。多少年轻人都是他带的,技术从不藏着掖着。”

  2017年第一次进藏工作时,李洪彦患了高血压,家人不想让他再回高原。他用一句话说服了全家:“那里还是需要人去做点事的。”

  “他觉得自己不仅是在挣钱,也在做有意义的事。”葛长明说,一次,有工友抱怨条件艰苦撑不下去了,“李洪彦当场劝解说那西藏的桥还是得有人建啊。”

  22日晨6时39分,李洪彦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紧接着,手术团队进入手术室。7时20分,器官离体。8时50分,装有李洪彦肾脏、肝脏、角膜和视网膜的转运箱被运往拉萨贡嘎机场。

  “父母一直教育我要善良。他们很伟大!”李嘉欣说,自己一直有签器官捐献协议书的想法,但并没有和家里沟通过。母亲的决定让她感到意外,但也骄傲。

  由于西藏没有器官捐献的先例,李洪彦家属提出捐献请求后,山南市特向对口支援省份安徽省申请技术援助。安徽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启动捐献程序,向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申请后获批。在安徽红十字会协调员的见证下,西藏第一份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》签署完成,第一场为器官捐献者举行的告别仪式在手术前举行。在安徽、云南两省专家的努力下,一场跨越5000公里的生命接力拉开帷幕。

  22日下午4时30分许,从拉萨起飞的航班降落昆明长水国际机场。半小时后,李洪彦捐献的一枚肝脏和一枚肾脏运抵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  晚7时许,另一枚肾脏、一对角膜和视网膜经空中飞行后运抵合肥。一小时后,移植手术开始。

  截至23日凌晨4时左右,两台肾脏和两台角膜移植手术分别在昆明、合肥顺利完成。4名患者因李洪彦捐献的器官获得了新生与光明。

  “他是英雄。”藏族护士洛桑走出手术室后沉思良久,“我相信西藏的器官捐献者会越来越多。”

  西藏自治区红十字会副会长刘维新说,全国自2010年开始进行器官捐献试点,西藏相关工作起步较晚。但仅2018年1至8月间,西藏器官捐献志愿者新增人数已达原有登记人数一半,增长速度加快。借由这次捐献,西藏将加快OPO协调员培训和地方性法规制定,并为捐献者提供相关政策保障,在全社会弘扬人道主义互助精神。

  刘维新表示,西藏将为器官捐献者建立陵园和纪念墙,“李洪彦的名字将刻在第一位”。

  李嘉欣说,父亲一直会是自己的偶像。这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姑娘在葬礼上没有哭,只是离开前,静静地摸了摸父亲的脸。

  “他的器官活着,他就活着。用到我父亲器官的人,希望他们能够好好地活着。”李嘉欣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中华万氏影视新闻·17·湖北万家堰祖堂重修庆典
下一篇:游久电竞预告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